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一章坐地分赃





  黄耀祖下意识看了一眼,匕首的匕锋是金黄色的,耀眼非常,很明显是黄金的质地。

  这一把得多少钱啊?操。

  村长撇了一眼黄耀祖,立刻把匕首掖到腰间,随后一本正经道:“这是公家的财物,我是村长,理应由我暂作保管。”

  黄耀祖一脸恶寒,这明明是国家的财物,任何人据为己有都视为犯法,他虽然没上过大学,但至少上过职中,何况这种知识小学就开始灌输,村长这属于盗窃行为,做为一个正直的人,他很难不直话直说:“村长,这不好吧?让人知道要坐牢的……”

  “操,就一把匕首,至于吗?行行行,有你份,我还得给你道歉呢,这次这件事对不起,你是我们家的恩人了!”说着,村长随手把那本残旧的老书拿起来塞到黄耀祖手中说,“这个归你……”

  黄耀祖连忙把书放回去:“我不要。”

  村长又把书拿起来,这次直接塞到黄耀祖腰间,嘴里说:“必须要,我想办法把老王占去那块地弄回给你们家……”

  村长打什么小心眼,黄耀祖当然知道,希望他狼狈为奸,那么就不会去告,即便被警察盘问亦会守口如瓶,因为自己有份,不可能坑自己吧?不过,黄耀祖确实很渴望拿回那块地,被隔壁屋的老王盖房子占去了,这农村的地都没有地契,谁无赖就是谁的,占着不还能怎么着?

  反正,地必须拿回来,否则要盖房子时,会不够位置。现在村长主动开口,事情就等于成了一半,黄耀祖打心里无法拒绝,虽然知道老王给了村长好处,所以才一直拿不回来,但就因为这样才不能拒绝,解铃还须系铃人嘛!

  村长追问:“怎么样?”

  黄耀祖说:“你拿了东西,我不说出去,书我不能要。”

  “不行,绝对得要,否则免谈。你看吧,那地……你爷爷是被那块地气死的,你不想拿回来?你不觉得你爷爷死不瞑目?”

  黄耀祖抓住拳头,激动的说道:“妈的,谁说的?”

  村长说:“这事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你是我们家恩人了,我不会骗你吧?”

  黄耀祖心里恨恨的,爷爷身体那么好,怎么说死就死?如果说气死的,真有可能。可恨的是,当时黄耀祖在湖宁上职中,并不知道,等接到通知回到家里,爷爷已经说不出话,就等着看他最后一眼,然后就咽了气……

  黄耀祖已经被说服,他深吸了一口气,站开几步,村长随即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把石棺盖上,然后去洞口把警察喊下来。

  两个警察都下来了,村长说:“有个石棺材,棺盖比较重,你们帮帮忙。”

  两个警察有所犹豫,但最后还是干了!

  黄耀祖没有帮忙,在傍边看着村长演戏,装做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棺盖打开的模样,其实他在反用力,他是练家子,这么干,警察看不出来,他们真以为棺盖那么重。

  棺盖打开,里面就一只空盒子,连骸骨都没有,两个警察感觉奇怪,但并没有说什么。村长把盒子拿了,他们也不做声,就商量着要不要向上面报告?村长说:“你们爱报告报告个够,我们不奉陪了,耀祖,我们走人……”

  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