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五十八章善意的谎言(1 / 2)





  曹灵芝摇了摇头,神秘一笑,周依依则说:“你猜,你这么聪明肯定能猜到。”

  “你抬举我了,其实我很笨,还是你说吧!”黄耀祖最不喜欢猜,比较喜欢直接。

  周依依说:“等下说吧,东西很重,先拿进屋。”

  黄耀祖立刻闪开身让这对母女进屋,然后跟着进,站在傍边看她们把东西摆在桌子上,那是水果、红酒和月饼。红酒有两瓶,眼看就知道是价值不菲的品种,月饼有六盒,各种味道都有,其中一盒是鲍鱼鱼翅月,关键是盒子里附带一条金佛项链。

  天,这是国家禁止的,还能这么销售?顿时黄耀祖冷汗着对周依依说:“这不是送我的吧?”

  周依依说:“中秋到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黄耀祖指着那条金项链说:“这算小小意思?我是医生,不是官员,这个绝对不能收。”

  周依依看了曹灵芝一眼,曹灵芝做了一个黄耀祖不明白的手势,黄耀祖等待着让周依依做翻译,偏偏周依依不说话,黄耀祖好无奈,只能连忙找出纸和笔给曹灵芝,结果曹灵芝接过来就扔到地上一阵的猛踩。

  黄耀祖相当疑惑,这对母女今天怎么了?神经病犯?他问曹灵芝:“你这是在干嘛?受刺激了?”

  “对,我受刺激了……”

  “那也不能糟蹋我的纸……啊?你能说话?”黄耀祖总算明白过来,虽然曹灵芝还是吐字不太清,但明显比之前好许多,勉强能听清楚,“什么时候现的?干嘛不告诉我?你有没有什么不适?”

  黄耀祖不是乱激动,治好莉莉是个个例,或许有运气的成份,治好曹灵芝完全不一样,直接证明方半吊传下的医术出神入化,关键是这下可以昂着脑袋去鄙视曹丽了……

  曹灵芝说:“黄医生你别那么紧张,现一小时都不到,我在天台收衣服,一只老鼠从脚边经过,我大声尖叫,然后现能说话了,还能唱歌,我给你唱唱。”曹灵芝真的哼了几段周杰伦的歌,哼的很有味道,比周杰伦含糊。

  黄耀祖笑呵呵道:“刚好不能过份用嗓子,不要说太多话,尤其不要唱歌,不要大吼,切记,以防病情反复。”

  曹灵芝点头:“不过你要收下我们带来的所有礼物。”

  “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吧?”

  “你治好我多大的功劳?晚上你还要和我们一起吃饭,我爸给你道歉。”

  黄耀祖恶寒:“不用吧?”

  “你必须去。”

  “好吧,晚上再说。”

  激动完,黄耀祖继续给曹灵芝做针灸,做完药已经熬好,给曹灵芝喝了睡觉。然后他和周依依在客厅聊天,周依依幽默道:“黄医生,我很激动、很感动,能有办法医治吗?”

  黄耀祖笑着说:“我给你配一服淡定药。”

  “哈哈,谢谢。”周依依收起笑容,换了一个认真的表情,“黄医生,虽然有点为时尚早,但我必须说,你挽救了我女儿,挽救了我的家庭。”

  黄耀祖有点头皮麻:“言重了,我并没有做什么。”

  “你谦虚而已,其实有个事我一直想跟你说,觉得时机不适合,现在适合,请你帮我一个忙。”

  黄耀祖有点不安,因为女人的忙总是很难帮:“什么忙?”

  “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我和曹华不能生第二胎吗?他不行,能不能给他治治?”周依依脸色稍微有点变化,毕竟说的事情很**,“去过好多专治不孕不育的大医院看都没有效果,后来他都放弃了……”

  黄耀祖想了想说:“他受过什么严重创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