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19章、急剎與尖叫(1 / 2)





  落差巨大的一对男女从我的镜头前走过,构成了一个古怪的不和协画面。女人身材高挑穿着淑女裹臀长衫显得非常美丽,而男的却十分矮小猥琐。

  林茜风资绰越的走着猫步,她的一只手非常自然的搭着杨桃子的秃头上。杨桃子猥琐的小眼睛不住的闪烁,似乎正在鼓起了勇气,他慢慢的伸手到头顶摸着女人放在他头顶的手,林茜看着他笑笑没有说什么。他受到了鼓励接着伸手想揽住林茜的腰,我当然知道这个男的也对林茜的纤腰很有兴趣。

  林茜却忽然把他的手挡开了,杨桃子必尽胆小,有些害怕的看着她,女人沉默了一下说,“这里你不能摸……”

  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为她的态度感动……我记得我跟林茜结婚的那一天晚上我曾经告诉过她,我最喜欢她完美的腰肢,所以除我之外不准第二男人碰她……

  事情似乎仍可挽回,我仍在等着我的电话,就向等着触动某个能终止现在的一切的突发事件。

  杨桃子悻悻的收回手,用猥琐的声音说,“你老公又……”

  “你不准提他!”女人短促的叱道,空气中的温度似乎下降了几度。

  杨桃子吓了一跳,连声说“好,好…………”

  我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如果当时的我是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的话也许能阻止事情进一步发生的……

  大厅门口的壁柜上的电话寂静无声,我在咬牙,按时间来看这个时候如果我还没有打电话,那么我必定是在听厂长聊他怎么勾引有夫之妇……而我当时并不知道我老婆这边却真的在上演活剧……

  电话最终并没有响起……

  由于相机在卧室的附近,我亲眼看着林茜巧笑焉然的从我面前走过去,残忍的仿佛我就在现场,而她对我完全无视了……接着相机什么都看不到了,我的世界仿佛落雪一般的冷,我听到林茜打开我的卧室门的声音,接着是他们进了我的卧室的声音。我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被留在了客厅里,听着两个人在只属于我的空间里快速的扒掉衣服的声音……

  一切看来无法挽回了……我的身体很冷,心却向火在烧……

  视频中只剩下空空的客厅……我知道接下来正在发生什么,我不可能欺骗自己这两个人是进去讨论人生或先秦诸子百家去了。其实我很快就不用再欺骗自己什么了,因为我开始听到女人的呻吟声从我的卧室里传过来,声音越来越大,我的心在发抖,我知道她们肯定已经开始作前戏,接着是女人大声的叫,我知道是杨桃子可能正在女人的某个部位上磨枪,接着是杨桃子开始用他那巨大的龟头用力突破难关……

  我向一个被关在门外的孤魂野鬼,虽然只听到两个人的声音,但偏偏我完全知道她们在干什么,每一步,每一步,我都知道,就像某个看着名棋手下棋看多了的观棋者。

  我唯一猜不出来的是他们这次是用的什么姿势,是用上次那个马蹬,还是直接从后面进入的?杨桃子的身高不够,直接从后面进,除非他垫椅子,要不然,就得林茜自己跪着…………那是个她一直不肯跟我用的姿势……我的心有种说不出的酸涩。

  视频中空空的大厅伴随着卧室里传来各种叫,尖叫、长叫、淫叫、浪叫…

  最后各种不间断的叫杂在一起……

  我靠在椅子上长长的出气,当我以为这一切会一直这样,打算关掉视频的时候。

  忽然视频里的响起来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我忍不住苦笑……这才是我打的电话……跟我希望的不同,我的电话迟到的太久了……

  铃声让里面正在进行的声音一下子停住了。

  我记得下午打电话的时候,林茜当时是接了电话的,我的卧室离大厅的电话有好长一段距离,她得放下正在干的“事儿”去接电话了…………我其实有些不想看到她现在的样子。说真的,我有些发抖,我真的不想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虽然其实一切都晚了,我现在也知道,她接电话的时候,是已经跟人通奸之后的事了。

  我不知怎么的想起一个说法,就是男人在作爱的时候如果遭到惊吓是有可能会阳萎的,我有些恶意的想这个小子这么胆小,我那天打了那么多电话,是不是把他吓得不举了。对的,那天我打了很多电话,虽然当时我以为她不在家,所以最后放弃了,但是真的打了好多……

  因为我的卧室跟相机在一个方向,所以当她出来的时候,一开始我是看不到她的。而让我吃惊的是最初铃声响起时停止的交媾声,又继续响起来了。而且居然离镜头越来越近……

  声音越来越近,我有些目瞪口呆的想,“他们两个一边走一边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