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chapter54(1 / 2)


订阅不足百分之三十, 内容明天再发放。  王烨说他可以不离婚,只要她好好冷静,不吵不闹。

多好笑, 他们两人藕断丝连, 闹到最后她成了过错方;狼狈又难堪的那个不被爱的人。

她闹她吵, 她流泪难过, 那位女人却依旧保持云淡风轻,以一副不悲不喜的姿态观看完她所有大吵大闹, 然后无奈地说一句:sorry,是我打扰你们的生活了。

她问王烨, 你到底还爱不爱她啊。

他回答她, 曾经很爱。

现在呢。

他说不知道, 但是忘不了。

终于, 她受不了选择离婚。

离婚前夕问王烨, 那我呢,你爱过我吗?

王烨却反问她, 为什么结婚的时候你不问我这个问题。

是啊,结婚的时候不问爱,离婚再问这个问题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 从头到尾都证明全是她自己的错, 嫁得太轻易,爱得太卑微, 活得没底气。所幸, 她断得够彻底, 最后拯救和弥补了自己。

“小宁,我觉得自己可以活得更棒一点……这就是我选择离婚的原因。”颜艺拿了纸巾擦拭双手,然后对着多宁翘了翘嘴角。

多宁是含泪听完了颜艺所有的话,忘了自己也离过婚,论资论辈,她还是一个前辈。

虽然她和周燿有些不一样。

大学时期,她和颜艺两人一旦有谁遇上糟糕事,另一个就用更糟糕的事安慰对方的心情。当颜艺说自己年纪轻轻就是一个离婚女人时,她很想告诉颜艺,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她五年前就是离婚女人了。

可是,她和周燿离婚的时候有过约定,为了不影响对方后面找对象和谈恋爱,她和他结婚离婚的事要相互保密,如果实在没必要就不要多提。

免得,造成了不好影响。

唉,多宁有些责备自己——怎么周燿说什么,她都会听呢。

周燿今天是打出租车上班,下车的时候面对几位员工注视,感觉自己很亲民。周一是新产品发布,全公司集体作战,午饭订的是统一的鸡腿盒饭。

中午,周燿同样也是吃着这个,马屁精助理还多给他加了一个。他吃的时候差点噎住,喝了大半瓶水,抬起手腕看时间,不知道许多宁什么时候过来。

今天他很忙,等会她过来他可能没办法陪她好好参观了。

周燿把助理叫进来,打算等会让助理陪多宁参观公司一圈,转而想想又觉得不是事儿。

许多宁一不是小朋友,二不是刘姥姥,她难道不可以自己呆在他办公室玩会么!

旁边,助理昂头待命地等了半天,琢磨着开口:“周总……”

“没事,出去吧。”周燿挥挥手,随后又加了一句,“下次不用多给我加鸡腿,我胃口也没那么好。”

下午,周燿又组织了几位网上的运营经理开了一个临时小会。会议室出来,他再次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四点一刻。

他回到办公室,里面没有等着的人,外套和车钥匙也没有出现在办公桌;周燿在办公椅坐下,倾过身拨号,连接前台。

“今天下午有没有人来找我,姓许,女的。”

“没有诶……周总。”前台小姐霹雳巴拉敲打键盘,快速查看拜访记录,顿了下,“周总,不过有一个您的同城速达快递,刚刚送到……”

周燿:“把它拿来。”

没有错,这个刚刚送到的速达快递是许多宁寄来,里面放着他的车钥匙。衣服外套不在。除了车钥匙,还有一张纸条——

“衣服我干洗了再给你。下午我陪颜艺逛街,不过来了。”

周燿将纸条丢在桌面,打开手机,12点钟的时候,多宁已经提前给他发了一条类似的消息过来,是他没注意看。

周燿忍不住哼了声。几岁的人了,还跟学生时候一模一样,女性朋友永远比他要重要。周燿打开前面抽屉,里面有一份他让公司法务刚拟好的委托代理售房协议,他原本今天亲手给她,顺便给她讲讲协议内容,不过现在也没必要了。

干嘛这样麻烦,他也寄个同城快速过去不就好了。

周燿靠着椅背,压了压肩颈,再次拿起这条纸条看了看。还算她有点良心,知道要将他衣服洗了再送来。

多宁不是故意不给周燿送车钥匙和外套。事有轻重缓急,下午颜艺问她可以不可以陪她逛街买新衣服,她实在没办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下星期我要回海城一趟,去那边拿回我一些衣物,想漂漂亮亮去。”颜艺这样说。

虽然买衣服是小事,但对现在的颜艺很重要。

那边,也就是王家。颜艺和王烨结婚的婚房是王烨全款,离婚后自然和颜艺无关。颜艺没办法继续称之为家,就用那边代指。海城距离A市不远,靠近A市的一个海滨城市。颜艺和王烨都是海城本人,不过颜艺不想在海城呆,早多宁回国两天,就在A市的姐家里住了。

既然这样,下午最重要的事就是好好选一套衣服,将自己和心情一起更新升级。大商场逛街,多宁和颜艺像大学那会相互给对方选衣服,然后臭不要脸地互捧对方和自己的眼光。

颜艺还做了一个决定,打算在A市找份工作,重新站起来。她说自己一个堂堂A大毕业生居然当了一年全职太太,实在可耻可笑。虽然毕业的时候她的梦想就是当一枚幸福的全职主妇。

现在,她要迷途知返。

有时候做决定并不困难,只要拿出了足够的勇气。昨晚一场宿醉,对颜艺来说,仿佛有了脱胎换骨的功效。

“对了,替我谢谢周燿啊。”提着一堆购物袋,颜艺挽着多宁的手说,“虽然昨天我神志不清,但也知道过来帮忙的人是周燿。”

啊,颜艺知道昨晚是周燿么?多宁耳朵莫名有些红,点了点说:“嗯,我转告他。”

“你们呢,怎么样了?”颜艺嘿嘿笑了两下,又说起来,“你留学也回来了,周燿现在又这样好,是不是可以结婚了?”

多宁哽住了。颜艺还是问到了她和周燿,但她和周燿……

“颜艺,我……”多宁不知道怎么开口。她不是喜欢撒谎的人,只是她和周燿那样结婚和离婚,一般人都没办法理解。用周妈妈的话说,她和周燿把人生最重要的大事都当做小时候过家家了。

不等她回答,颜艺挤挤唇,自嘲说:“不说不说,你看我自己刚离婚,又和你聊结婚问题,烦不烦。”

呃……那她就以后说吧。

她和周燿的事,也不是在这大街上能随便说清楚。

商场三楼路过一家公仔玩具店,多宁习惯逐步停留往里面看,然后颜艺已经拉着她手进去:“走,老样子,陪你看看。”

真幼稚。

多宁嫌弃自己,又享受逛公仔玩具店的快乐。中间,她意外在进口货品区看到一个自己作品,这是她给多伦多一家玩具公司设计的产品,没想到国内也有了。

“颜艺,这只粉皮猪是我——”多宁憋不住开心,惊喜地拉着颜艺指着货架上的一头粉色小猪猪。

“你的?”